| 网站首页 | 诏安动态 | 诏安资讯 | 书画名家录 | 海西研究 | 图片诏安 | 雁过留声 | 海西燕石画院 | 文艺副刊 | 丹诏纵横 | 
您现在的位置: 诏安(丹诏)之窗 >> 诏安资讯 >> 诏安概况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溪南陈氏村族         ★★★ 【字体:
溪南陈氏村族
作者:黄家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70    更新时间:2016-7-17    

村落概况

溪南聚落地处诏安深桥镇的东南部,东邻新溪村,西至埔上村,南连下寨村,北接双港村。为诏安县人口、土地规模较大的自然村,也是全县人口数仅次于下官的行政村。

村庄聚落邻近诏安县城,背丘而面溪,呈椭圆形,因建于南溪(今称“西溪”)南面,故名“溪南”。土地资源以丘陵、低山为主。先前因地势稍高,较易受旱,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水吼、乌坑两个各百万立方米的水库建成,发挥蓄水排灌功能,加之当地光、热条件配置优良,农业基本实现旱涝保收、高产稳产,有“渔米之乡”之称。1959年,全村拥有耕地面积4735亩,山地面积8127亩、池塘80亩。之后,一些土地改作居住、交通用地,到2013年,全村耕地面积3500亩,山地面积8100亩。

溪南村自宋至明的经济状况,因原住民遭清顺治朝屠村之难所剩无几,难以稽查,仅《溪南陈氏族谱》有披露先祖元末至清初于鸡笼山烧瓷,以及清康熙《诏安县志》有“溪南市”的记载。清代、民国时期,村民则业农为主,地方以盛产乌叶荔枝而闻名,有蔗寮、油寮各3间,从事赤砂糖、花生油的加工,还有1间规模较大的永隆糖坊,则收购周边蔗寮加工的赤砂糖,炼燥为白糖。永隆的经纪人陈利贞,并参股“亚细亚石油公司”。延续下来的溪南市,溪南大村及周边村寨皆参与交易,购销两旺。新中国成立前后,溪南市场已形成“一日三市”,通常早市交易荔枝、杂果;午市交易稻米、甘薯;晚市交易海产、蔬菜。公社化时期,在溪南大队经济收入中,粮食作物占70.4%,经济作物占22.9%,副业占6.7%,年完成粮食征购任务1000多吨.农特产品主要是花生、甘蔗、荔枝。荔枝因质优味美被调供闽、粤、港等地城市。现今,溪南村主要农产品:水果类有荔枝、龙眼、李子、桃子、枇杷、芭乐;蔬菜类有白菜、菠菜、芹菜、芥菜、香菜、甘蓝、四季豆、豌豆;大田作物有水稻、甘薯。为诏安县荔枝、蔬菜的生产基地之一,生产的粮食不足自给。工商企业有漳州悦丰食品有限公司,深桥照明器械厂,深桥武顺毛织厂,华韵兰花专业合作社、钦武建材商行等。由于大量青壮劳力转向务工经商,农业收入所占收入比重趋降。2013年,溪南村居民人均总收入10103元(其中,家庭经营4950元,工资性收入4344元,转移性收入809元),人均纯收入8710元;居民人均总支出8315元。到是年底,村财结存货币资金12.5万元。

溪南古代有陆路、水路对外交通,到县城可从近村南溪乘船走水路,也可走陆路。若走陆路,明万历前要在村东北1.5公里处的平寨过舟渡,再北行2.5公里。明万历间溪南村民集资建设石砌平寨桥,免去涉渡的不便。2002年,横跨高速公路156的溪南大桥启用,高速公路还设立“溪南生活区”,村民来往县城或出县、出省,皆更方便。现今村内村外的其它道路也改为水泥路;居民饮用水纳入镇安全集中供水系统,供电、通讯纳入县网;有完全小学1所、初级中学1所、卫生所1所。

溪南于宋代开村,时属漳浦县安仁乡海滨里。入明后,海滨里析为二、三都,为三都溪南约溪南寨。清康熙后,改约、寨为保、村。清宣统间,属遵化区溪南保。民国19年(1930年),遵化区改为第一区。民国34年(1945年),为思政乡溪北保、溪中保、溪南保。19514月,属第二区溪南乡。19556月,属城关区溪南乡。19591月,属红旗公社溪南管理区。195911月,为深桥公社溪南大队。19615月,改称深桥区溪南公社溪南大队。19644月,撤区并社属深桥公社。198410月,改公社为乡、大队为村,19923月,属深桥镇溪南村委会。2013年,仍以溪南自然村组成1个行政村,下分44个村民小组,1644户,6776人。居民为汉族,流行闽南方言,带诏安腔调。

诏安地交闽粤,丛山阻海,山贼海寇交相为乱,官军鞭长莫及,村族不得不求自保。据清康熙《诏安县志》载:“自嘉靖辛酉以来,盗贼生发,民自为筑,在在有之。”溪南村在明嘉靖时就有土围之设,到明万历间,改砌石为堡。即便如此,仍难保无虞。

明嘉靖中期,溪南遭倭寇烧杀抢掠,损失惨重。之后,又于清初遭屠村惨案。据清康熙《诏安县志》载: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伪提督黄、万等贼陷溪南堡,掳杀如洗,堡墙亦尽摧平。”(“伪提督黄、万”,系指郑成功麾下抗清将领黄廷、万礼。)故居溪南曾任县政协主席的陈福亮老先生,则于此解说较详且有所不同。据称有一天,一个小孩在溪南堡北门顶撒尿,淋到一位恰从下面走过的游方和尚。和尚并末发火,反而赏给几枚铜钱,心怀叵测地对小孩说:“如果有人骑马过城门,你将尿撒到那人头上,会有重赏。”小孩信以为真,不久,真等到一个人骑马而来,小孩果将尿撒到其头上。此人姓何名匏头,是个海盗首领。他要到水潮河村探访何姓族亲,路过溪南想到堡内看看,没想遭此戏弄,于是勃然大怒,拖着小孩找村里老大理论,村老承认教育不周,望看在孩童年幼无知,予以体谅。但何匏头却认为是有人纵容所致,双方起了争执。何因此怀恨在心,发誓报仇雪耻。后来投靠郑成功,乘黄廷、万礼领兵在诏安征饷之机,何匏头以溪南堡抗缴粮赋为由,引兵围攻该堡。村民只好凭险踞守,城堡久攻不下。当时堡内鱼塘有天然洞穴通城外大鱼塘,堡内乡民投饵料引大塘的鱼进堡,捕鱼充饥,并将新鲜鱼鳞、鱼骨剌和剩饭抛于堡外,以示食物充足。何匏头见状想放弃,其部下献欲擒故纵之计:先行撤兵,麻痹其心,等到农历九月二十八日夜晚,利用堡内演社戏之机,再突然杀回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果然,是日溪南堡一派节日气氛,防范松懈,东门被一举攻破,里面的男女老幼惨遭杀戮,尸横遍地,血流巷路,此案并祸及邻近村庄。

陈福亮先生说:抗战年代,日寇亦曾两次为害村民,溪南是诏安县内为数不多仍留有战争痕迹的村庄。民国33年(1944年)1027,日本飞机来袭,村民陈玉阵被炸死,当时遗留的弹片至今还在,溪南坑美寨的寨墙上也遗留下累累弹痕。民国34年(1945年)7月,日本败兵1个小队10多个人沿着田野到溪南东厝寨山,将日本的膏药旗插在那个小山上。村民怕其祸害村庄,大家敲锣、呐喊,拿土铳、长矛与其对峙,敌兵终究未敢进村,顺埔上村、西坑村朝广东方向退去,溪南自卫队追在后面。在闽粤两省交界的“仙过梁山”,自卫队队员陈桂结、陈福篱遭敌机关枪扫射,中弹身亡。

姓氏源流

在清顺治惨案发生前,溪南堡住着陈、林、涂、白、欧、蔡、孙等姓氏居民。惨案发生后,仅少数人口幸存,其中一些人逃离这个伤心地再没返回。之后,居住在附近村寨陈姓人口相继入居填补空白,溪南渐由杂姓地变为陈氏单姓村庄。历经300年的繁衍,到民国时,溪南已是诏邑仅次于梅洲的第二人口大村、也是全县陈姓最大的聚落。

《诏安陈氏宗谱》载《开漳“五景公”衍派辈序诗》:“尧舜禹汤文,景思起太郡。洪军一继玺,泽化承永存。祥和日基泰,兴朝茂成章。君恩恒宠锡,咨汝益熙昌。门学达廷政,经典昭邦令。祖德诒谋远,开来万世盛。”溪南陈氏作为颍川开漳(一世祖陈政)祖派南江支系景雍支脉,系按此排列昭穆字辈,同时,又采用自己的一套世序。从南宋陈景雍开漳十九世、开溪南一世祖“景”字辈算起,现今已到开漳五十一世、开溪南三十三世“益”字辈。

陈政曾孙陈酆生詠、谟、讦三子,分别传衍南江、北溪、东海3个支系。南江支系十八世陈文晦居潮阳直浦,生五子景雍,景备、景肃、景俊、景修。在陈景雍15岁时,奉父命携其弟陈景肃来到祖居地漳州,居安仁乡修竹里。景雍师事学者高登,卒业入读太学。南宋隆兴元年(1163),孝宗诏征直言,景雍敷陈王道直言不讳,上授以休宁县令之职,后辞官回乡,纵情山水,卒葬修竹里,    遗有思悳、思宪、思懋三子。

南宋亡,元捕世家子弟,陈景雍长子陈思悳、次子陈思宪昆仲携眷潜遁安仁乡海滨里山区,卜居白叶(今诏安县太平镇白叶行政村)下城自然村,卒葬白叶山下社豪树埔。陈思悳有二子,长起莘留居白叶,次起渭辗转迁溪南。陈思宪有二子,长起英辗转迁溪南,次起彦迁广东潮阳县。陈景雍三子陈思懋隐居莆田山村,其后人分衍漳浦大店、澄海溪南等地,在诏安无传。

元朝初叶,陈思悳次子陈起渭、陈思宪长子陈起英从白叶下城迁附近的景坑。中叶,又相继举家徙居溪南。在溪南村的西北面、南溪西岸,有海拔20的鸡笼山。该山昔时三面环水,因受浪涛冲击、雨水洗刷,叠石成笼状,故称“鸡笼山”。是处有瓷土资源,又傍南溪可通航船。宋代就设有烧制瓷器的官窑。陈起渭自居溪南大村,而将其子太虚送到鸡笼山瓷窑(址于今肥窑村)学习制瓷技艺。陈太虚生二子,长男郡黼居溪南村守祖业;次男郡辅外迁漳浦县,成为蓬山开基祖。陈起英有二子,长子太萃居溪南,次子太清外迁(溪南无传)。太萃生二子,长子郡锡在鸡笼山官窑学艺;次子郡宝外迁(溪南无传)。陈郡黼、陈郡锡同属开溪南第五世,郡黼传衍下厝房(堂号“永思堂”)、郡锡传衍东厝房(堂号“追远堂”),现今居住溪南大村的陈姓人口,便是此二人的传裔。

 

入明后,鸡笼山官窑制解体,允许民营瓷业。于是,陈郡黼、陈郡锡各自在鸡笼山开办窑口,前者名为“下处瓷窑”,后者名为“东处瓷窑”。陈郡黼生有二男,长男德谦留守下处瓷窑,次男德谅外迁澄海。陈德谦生裕、禧、祺、随裕四子,尔后,陈裕生羡、综,陈禧生绎、义,陈祺生真、三,陈随裕生信。家族在南溪的上游垦置田园、建立下厝寨(今寨口自然村下方的废村);陈郡锡生有三男,长男万石留守东处瓷窑,次男万斗、三男晚得外迁(溪南无传)。陈万石生瓯一男,陈瓯生佛生、恺二子。家族在南溪的中游垦置田园、建立东厝寨(今为下寨自然村)。明季,下厝寨八世陈羡后人部分迁往凤岗寮(今称“王公寮”);东厝寨八世陈佛生后人部分迁往埔上寨。

清顺治溪南堡遭血洗后,下厝房、东厝房陈姓族众大部分迁入该堡。迨至乾隆年间,溪南堡及其周边业已形成陈姓多个聚落,其中,下厝房分衍堡内的北门、西门、南门、云楼(高寨)、后埔寨,以及堡外的下厝寨、凤岗寮、白厝寨;东厝房分衍堡内的坑美寨、楼内寨,以及堡外的东厝寨、上寨、埔上寨。

历经数百年,陈姓下厝房、东厝房在现今的溪南大村各角落分布情况如下:下厝房(建祠“永思堂”)七世(大房)陈裕长子陈羡的后人居城后、大路顶,次子陈综的后人居北门、大井脚;七世(二房)陈禧长子陈绎的后人居后埔寨、圹仔顶、大路顶,次子陈义的后人居云楼、塘仔尾、竹蒲脚;七世(三房)陈祺长子陈真的后人居大井脚,次子陈三的后人居北门;七世(四房)陈随裕子陈信的后人居南门。东厝房(建祠“追远堂”)八世(大房)陈佛生之孙陈伯瑞的后人居追远堂边;八世(二房)陈恺的长子陈亮后人居楼内、坑美,三子陈畴的后人居南门,四子陈庸的后人居大厝前。

在诏安境内,溪南大村下厝房儿孙还分衍深桥镇的寨口、王公寮、白厝、新厝、金山、长茂林等村,并南诏镇的圣祖街、西门街、南门塘东和桥东镇溪雅等;溪南大村东厝房儿孙还分衍深桥镇的上寨、下寨、埔上、后岭等村,并南诏镇西门街和建设乡江亩坑、凤尾鞍、后岑村及西潭乡上陈村。2013年,二大房派在深桥镇共3000余户、逾1.4万人。

历史上,溪南大村陈姓族人播迁漳潮和南洋、台湾等地。据《诏安溪南陈氏族谱》记载,属下厝房(永思堂)的二十四世到二十七世均有人赴台湾;二十三世到二十八世均有人迁泰国及新加坡;属东厝房(追远堂)的二十三世到二十七世均有人赴台湾;二十一世到二十七世均有人迁泰国及新加坡。历史上二大房派的海外宗亲曾多次回祖地谒祖探亲观光,并为建设溪南小学“思远楼”等公益事业捐资。溪南十寨社旅泰宗亲在曼谷谷庄建有陈氏祖祠思远堂(取乡梓宗祠“永思”“追远”堂号后一字),在北柳府、万象府也建有祖祠,这3座祠堂奉祀开漳圣王陈元光、国姬夫人陈瑛等先祖。2013年,海外宗亲人数近6万。

现存记载溪南大村陈氏的族谱有《溪南陈氏族谱》(明万历年间修);《诏安溪南陈氏族谱(永思堂)》(20076月修);《诏安溪南陈氏追远堂族谱》(20076月修);《诏安陈氏宗谱》(201212月修)。

历代建筑

溪南堡

建于明万历年间,环村砌石筑垣,留有东西南北4个堡门,堡门顶部条石铺盖。建堡垒所用的石材,取自西门堡外名为“打石山”的地方,采石后该处被平整为园种上荔枝树。因建堡之前先有村,为将所有民居皆囊括于内,周遭的堡墙呈不规则形状。在清顺治十二年“九·二八”事件中,溪南堡东边堡门被炸毁,堡墙被摧平,堡内民宅被烧毁。清雍正年间,里人陈锦、陈守仁发动重建石堡,新砌的石垣高5多,厚度近1,堡门亦皆恢复。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因防日寇飞机轰炸,政府命令拆毁堡门板石及堡墙。现今该城堡除南门、北门处各有一株大榕树缠绕一小段城墙外,余迹已无存。

平寨桥

在溪南村东北1.5公里处,横跨西溪,为溪南陆路往县城必经。民国《诏安县志·建置》载:“平寨桥,一名平济桥,在县南五里,旧设渡。明万历间,溪南堡砌石建之。清雍正间,里人陈锦、陈守仁重修。”清同治间,溪南十寨社群众又重修。民国32年(1943年),为抗战计,毁断该桥,仅留一块供1人行走的石板条。1963年重修,1970年,旧桥拆毁,移至其上游10处新建石拱桥。

南方楼、北方楼

南方楼“(又名“坑美楼”)、“北方楼”(又名“云楼”)为溪南村建造历史较久、保存现状较好的古建筑。这两座楼均建于清乾隆年间,同是坐西北向东南,皆为方形、分内外两圈呈“回”字结构,其墙体都是以三合土(壳灰、溪沙混合糖水泥浆)层层夯筑而成,坚固异常。

南方楼在大村南侧,长53.4,宽47.8,占地面积2496平方米。内圈为二层楼式建筑,高约8.5,主要安置陈氏宗祠,楼屋出檐长0.4。外圈为单层建筑,有房28间。后门楼用石板砌成,高3,宽1.7,厚0.6

北方楼在大村北侧,长37,宽32.3,占地面积1295平方米。内圈为三层楼式建筑,高约8.5,有房20间,楼屋出檐长1。外圈为二层建筑的护楼厝,有房25间。正门楼用石板砌成,高3,宽1.7,厚0.6。楼门对联:“云开五色祥光现,楼接九霄瑞气来。”楼外,有沟渠环绕。

宗祠永思堂、追远堂

清乾隆年间,溪南十寨陈姓族人筹划在溪南堡内建大宗祠堂,因选址意见不一,最终分别建大房宗祠“永思堂”和二房宗祠“追远堂”。溪南大村所处之地,据风先生说是一个“鼎穴”,这两座祠堂就选址于鼎穴的中间。

“永思堂”坐西北朝东南,正对南山尖峰。祠堂占地面积约4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格局为二进二庑一天井六楹三开间,双坡悬山屋顶,土木抬梁结构,祠前带埕,并有石栏杆环护的大塘。祀开溪南一世祖陈景雍、大房开基祖陈思悳及陈起渭、陈太虚等先祖。石柱联:“由直浦构堂南溪千载蒸尝庙祀,会南皋讲学西寺万年诗礼家风”;“祖宗重彝伦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子孙追懿德春祠夏禴秋甞冬蒸”;“永尔颊用力用劳子继孙承,思先人所乐所嗜春濡衿节”;“永铭固始百世裔孙披德泽,思荫南溪千年村社祀垂庥。”门对:“永思新气象,巨厦发荣光。”该祠建后几经修葺,上个世纪作为溪南中心小学的礼堂,1998年被定作危房,2014年于原址重建。

“追远堂” 坐北朝南,面向东厝山,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悬山顶式二进一天井建筑,土木抬梁结构,祠前带埕,祀二房开基祖陈思宪及陈起英等先祖。楹联:“追思漳州返固始晋京都巢乱避蜀青山,远念青山回漳浦升汴州东治遗粤柳罔”;“追望柳罔求学赴漳浦奉诏令知休宁,远怀宋亡避捕潜白叶觅胜地居溪南。”该祠建后,亦几经修葺,今尚保持原有的格局、风貌。

支房祠

永思堂分衍的支房祠(由于史籍、实物的欠缺,难以详考):大房开溪南七世陈裕派下十世祖陈存理,于明季建支祠文显堂,址于永思堂的北边;二房开溪南七世陈禧长子陈绎再传至长孙陈永年时,建有公厅,址于永思堂的北边。这一支传至开溪南十四世陈家宿,其长子陈椿传至溪南十七世时,开4房,大房陈和钦、二房陈和兴、三房陈和发、四房陈和升;次子陈榕传至溪南十七世时,开1房,为五房陈和宗,5个房头共建敦本堂,其祠建在溪南市场边。谱载柱联:“敦祖训贻孙谋万代蒸尝尚飨,本宗心穆族谊千秋耕读维馨。”双向门对:“敦睦开枝远,本固世泽长。”“祖德源流长,宗风励来兹”敦本堂十七世三房陈和发之子陈明盛生有六男,六个房头共建六德堂,祠堂柱联:“枕后山面对蝶峰光前裕后南溪胜概,由永思以开六德敦诗说明礼振厦家声。”门联:“六根深厚枝开叶茂,德泽长流务本家声。”门对:“六枝皆挺秀,德泽永流芳。”;二房开溪南七世陈禧次子陈义派下二十世琉璃岭祖(佚名)生五子、5个房头共建支祠启祥堂,启祥堂大房传至二十五世(佚名)建有承爱堂;三房开溪南七世陈祺派下支祠永锡堂,址于北门,悬山顶式二进一天井建筑,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祀开溪南七世陈祺、八世陈真、九世陈通经、陈友、陈奋等神主,清季建,曾经重修,现保存完好;四房开溪南七世陈随裕派下建有支祠友庆堂。

追远堂分衍的支房祠(由于史籍、实物的欠缺,亦难详考):二房开溪南八世陈恺派下支祠报本堂,为十九世陈嵩等五兄弟建于清乾隆间,祠堂内石柱镌刻对联:“田亦美、园亦美,田园虽美,不如追远报本更美;子欲贤,孙欲贤。子孙能贤,当思继志述序乃贤。”;陈恺派下房祠则有怀德堂、召贵堂。

新中国成立后,上述祠堂、公厅有的改作他用。如敦本堂上世纪50年代被工商联借用办公,后被供销社改作门市,已是面目全非;召贵堂曾作为溪南小学办公厅,属危房,拆后与永思堂同时新建。又如敦本堂、文显堂、启祥堂及永思堂二房派下的公厅1988年因溪南小学建设的需要被拆除。

河山古寺

在溪南村河灶山,始建于明末年,原名何山寺庙,址在西麓。清顺治间,檀越主何某参加郑成功部攻溪南堡战役,致寺被官府毁弃。乾隆间,溪南人进士陈丹心倡议重建于南麓,并改寺名“何山”为“河山”。后经多次修建,最后一次修建在1987年。现有占地面积逾1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60平方米。祀观世音菩萨、地藏王、十八罗汉等。坐北朝南,硬山顶式,有门楼、下厅、天井、大殿和东厢房。从天井到大殿拾级而上,大殿高出天井2。面阔3间,11暗。东厢房13暗。门楼有陈丹心所撰对联曰:“河透南溪,溪边杨柳;山经北院,院里昙花。”距寺不远处有“白辟蚊石”,盛夏时农人夜巡,常睡于其上,无一蚊敢近身。该寺有僧尼(包括藏族僧尼)住持,香火旺盛。

地头庙

溪南堡4个堡门,各社建有庙宇,安置“地头”保障。其中,东门原建之庙,祀开山圣侯和土地公。“九·二八”事发时,东门被破,庙亦受毁。之后,于“会真所”大圹对面建“圹尾庙”,祀开山圣侯。东门堡内今有一座小庙,祀土地爷公;西门堡内建有“武当行宫”,奉祀玄天上帝、神农氏炎帝、开漳圣王等。庙内有明万历年间遗诗:“恒古修身养性,一心仗剑驱邪。威镇南溪城西,德被黎庶人家”;南门堡内有“南关保障”庙,奉祀城隍爷公;北门堡内建有“北方保障”庙,奉祀赵公元帅;堡外有坑美社“石鸡胜境”(因石似鸡形而得名)的附廓小庙,建筑面积35平方米,奉祀开漳祖王、天后圣母和田元帅;有北门外的佛祖厅,奉祀观音菩萨。此外,还有后坑庙、巷口庙、西官巷庙、后山庙、后山头庙,奉祀土地公、大伯公诸神。

古井

有两个,一个在村子中央,开凿于宋代,源源不断的清泉可供应全村,干旱时还可用来浇菜,今该古井及所附古碑均在。碑的正中刻:“宋之祖八角旧福井惠受碑”,旁边落款:“乾隆二十四年重修”。 另一个为村东的“东庵香泉”,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泉从石中出,水清泉甘,终年不竭。为汲水方便、安全起见,村人就此泉砌长2、宽1.4的椭圆形井墙。此井于今仍可供饮用。民谣云:“好水东庵井,好田石古坑,好园大路下,好厝是高寨。”

民俗文化

溪南村族的风俗习惯,与周边其他村族大体相同,但也有一些习俗具有自身的鲜明特色,这里仅就其三则特俗予以简介。

村族恭请圣祖巡安

溪南自古相沿庆祝开漳圣王、圣祖陈元光寿诞的活动。清代、民国期间,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村里便组织人马,安排车队鼓乐,前往县城南门内威惠王庙“请圣祖”,将圣祖接回村后,举行群众性祭拜,仪式隆重,气氛热烈。祭毕,再于十六日将圣王圣祖送回祖庙。新中国成立后,此活动一度中断。改革开族后,又行恢复。溪南民众共同出资雕塑圣祖陈元光像,“请圣祖”仪程相应改变,时间延长,从农历二月初一日开始,到二十二日结束。溪南片区陈姓聚居村社轮流为“祖公”庆诞。各村社排序为:初一寨口村,初四后陈村,初六新寨村,初八厝仔村,初九小页村,初十、十一日长茂林村,十二日金山村,十三日上寨村,十四日楼内社,十五日坑美社,十六日西门社,十七日埔上村,十八日北门社,十九日南门社,二十日王公寮村,二十一日新溪村,二十二日新厝村、白厝村,届时下一个轮到的村社组织鼓乐队伍,到上一个村社恭迎圣驾。各个村社设理事会主持祭祀,并任由各家各户祭祀,每年的活动不但礼品丰盛,而且有歌舞演剧,成为当地的重大庆典。

万众共祭会真祖

地方有缘于清初惨案的祭祀“会真祖”的特俗。据村老陈福亮先生说,当年血洗溪南惨案发生后,堡内破败凄凉。过了一段时光,情势稍安定,该堡幸存居民会同近邻村寨的族亲戚友,将死难者尸体抬至溪南堡东南面的小山脚下,集中掩埋于一口池塘内,堆土成墓。由于时间伧促,只是简单祭拜了事。直到清雍正年间,在里人陈锦、陈守仁倡议下,于农历九月二十八日,由溪南一带村寨共同参与,沉痛哀悼溪南死难者,并举行超度亡灵仪式。当天傍晚乡民以及外乡亲朋戚友等在溪南大坂溪斗门放水灯。随后主祭点香火,众人引香火插于各自的祭品上,和尚诵祭文,僧众做法事,众人默哀祭拜。祭毕各家各户引香火插于竹编纸糊的小红灯笼内,回家供奉。是年十一月,又在该处立了一块“时乙未仲冬吉;会真所;南溪肇上建书”的碑。据说,“会真所”者,即会聚真灵之所在。相应地,人们将死难乡亲不分姓氏统称为“会真祖”。

随着时间的推移,溪南堡陈姓人口日益兴旺,少量他姓人口也改姓并入陈氏宗族,从而形成溪南统合为陈姓的状况。“会真祖”墓地林木旺盛,陈氏族人认为该墓地是一处能够荫庇其后裔的灵异宝地,自觉加以维护,并尊奉“会真祖”为“祖公妈”。每逢“九·二八”,乡民便自发前往墓地祭拜。早年,溪南十寨社相约在农历九月间不得奏乐、唱戏,以示哀悼。在清乾隆年间,有过一次较隆重的祭奠活动,溪南进士陈天堦、陈丹心的老师阮朝蛟亲自写祭文,并由二位进士做主祭,祭文曾在乡民中广泛流传。

祭奠活动经历了由民众自发到形成村规民约的转变。清嘉庆年间,经堡内长辈耆老会商,将农历九月二十八在“会真所” 祭奠称为做“祖公妈生”。竹编的红灯笼和罗帐都书写“会真祖”,字样,共表敬祀,传承儿孙。是日,各户要备供品、饭菜到墓地祭拜,当晚举行公祭。商定由西门、坑美、北门、南门等社按年序轮流值班,负责设祭坛、搭祭棚、备牲醴,并迎请做法事的僧人、塑观音大士像;供应是晚各裔孙来客燃点“纸卷火把”的清油(花生油);当主持法事的僧人和主祭者送亡灵到大坂溪斗门(河山古寺前)时,组织众裔孙和信众举火把跟随,并在溪边燃放水灯;负责维持祭拜法事秩序和场所安全。此外,当值年的甲社,每户要饲养一头猪,供作生猪祭拜。

从清季到民国终,溪南各甲社及村民皆遵从着这项村规民约。每逢九月二十八日,人们在四个门社搭建佛棚,供奉观音大士佛像,佛棚前供奉丰盛的祭品,两侧放置许多大鼎,鼎内盛满香油。仿旧时故事,祭“祖公妈”,放水灯,做法事。各家各户引香火插于写有“会真祖”字样的红灯笼,大家用火把蘸佛棚前鼎内的香油并点燃火把,举火把照明,提灯笼默默地回家,场景肃穆而壮观。每逢是日,迁往他乡外地的溪南堡先民裔孙以及其他信众,也会自发到“祖公妈”墓地朝拜。

新中国成立后,此项活动一度中断。近30年来得以恢复,从农历九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不仅溪南一带乡民隆重祭拜“会真祖”,漳属东山县、云霄县和潮汕南澳等县以及本邑一些乡镇的信众,也会前来上香祈愿。通往会真所的路上,香客络绎不绝,绵延数里。“会真祖”坟墓前人山人海,香烟燎绕。

别开生面改“丁桌”

在旧社会,诏安城乡凡上年生过男孩的人家,元宵夜要在祠堂挂灯并设宴请族人,以庆“出丁”,俗称“办丁桌”,溪南亦如此。这在贫苦人家是一笔很难承受的负担。清乾隆间,溪南堡因进士陈天堦的倡议,村族改了此项陋俗。

话说当年一个仲春的下午,陈天堦从溪南乘轿要到县城。途经后山头时。耳闻路边大榕树下有妇人哭泣。于是停轿上前询问究竟?原来这位同村的农妇添了小儿子,眼看元宵将至,依例须办丁桌宴请乡绅长辈,然家境困顿,无奈想卖大儿子来筹款,因心中不舍而哭泣。陈天堦听了深表同情,叮嘱农妇休要卖儿子,丁桌由他代办。到元宵夜,丁桌在天堦操持下分外丰盛。宴毕,陈天堦问在座的乡绅耆老:“丁桌办得如何?”众人齐声称好。天堦说:“那下次你们各家的丁桌就照此办理,好吗?”众人为难地答道:“怎么和老爹比,跟不上。”陈天堦正色说:“你们觉得困难,贫穷的族亲岂不更难?我想与你们商量,此事能不能从简办理”众人说:“请老爹拿主意。”陈天堦说:“咱们村出产花生,不妨让增丁户炒些花生给闹花灯的乡亲吃,村里又有糖寮,可以煮些糖水,供吃花生口干的人饮用。”  

从此,溪南村族的元宵丁桌,改为“看花灯,吃花生”,形成与众不同的习俗。

乡贤名人

在陈思悳、陈思宪派衍的溪南陈氏后人中,才彦贤达不少。明清时期,出过进士陈琛、陈朱图、陈天堦、陈丹心。清代,出过文举陈时叙、陈衡南、陈鸿猷;武举陈猛、陈大香、陈时英、陈时扬;贡生陈登三、陈天桂、陈其宗、陈拱辰、陈先甲、陈以南、陈维霖、陈时杰、陈璧山、陈丽吾、陈建、陈锦、陈会、陈守仁;也出过名标《诏安县志》的“笃行”人物陈会、“孝友” 人物陈仕禄和“方伎” 人物陈毓桓、陈治安等。

陈天堦:清乾隆十五年(1748年)中举,翌年登进士。曾任河南商丘县知事、归德府知府。清《漳州府志》言其:“行谊纯笃,学问淹通,有左癖。历官有政声”。

陈丹心:清乾隆十七年中举,越二年登进士。在等待任用的10余年间,开馆教授生徒。官江西信丰令,迁湖南宁远、零陵二县知事。据民国《诏安县志·人物》载:其在任上“锄稂莠、杜苞苴,恩威并用,冰蘖自持,凡郡之积案疑狱皆委决焉。丹心矢公矢慎不遑寝食,一时服教畏神、谣歌载道。”朝廷因其才干、政绩突出,方议破格擢升,丹心却念父亲年迈,力请归养。至家,命仆夫将行箧置于堂上,当众启视,以示囊无私积。丹心性至孝,居丧尽礼,三日水浆不入口,三年不处卧内。素重手足,财帛不以自私。生平口不择言、行无过举,辞色不假,刚正廉洁。幼年积学,至老不倦。自经史子集以及天文地理、兵刑钱谷诸书,无不条分缕析。

陈仕禄:天性孝友,对嫡母阮氏曲为承顺,得其欢心。父亲苦于风疾,医生说得蚺蛇入酒可治愈,仕禄入山寻找,月余得蛇,回来按医嘱亲为调和蛇酒,父亲之疾不久痊愈。他与兄仕国分家后,仕国贫困,仕禄将自有的产业分给他。仕禄在乡里教读,所得束修往往拿一半给兄长。哥哥死后,侄儿负债,仕禄捐己田四亩,俾鬻以偿。亲族有丧,一时无力安葬,他帮助备办灰土。遇灾荒年景,邻里有食物短缺的,他接济钱米不求偿还。有妇女偷窃其园中的豆子,仕禄望见而退避。有人问他为何不制止,仕禄说:“她因饥饿以至于如此,我不忍心。”乡人敬佩仕禄宅心忠厚,在他去世后建孝友祠以纪念。进士陈天堦赠联云:“求蛇果得蛇,感同跃鲤心尤苦;分产仍捐产,爱此胞侄情更真。”

陈会、陈守仁:陈丹心的祖父、父亲。陈会性孝友,好施予,其子守仁体父志。古时溪南一带海潮与溪流相汇,乡人到县城须涉水而过,很不方便。守仁倡议远近居民捐金鸠工伐石为桥,桥未修竣,原本与他一起共事者见花费太多而退出,最终由陈守仁捐资续成。雍正五年(1727年),大饥荒,一斗米价值数百钱,守仁劝导人们有无相济共渡难关,历经三个月,乡里无饿莩。守仁曾在阴雨天独行时,听见鬼哭的声音,见久年的冢垒多倾陷,心里悲伤,筑土封之。陈守仁还和陈锦(天堦之父)一起,于修整溪南堡、会真所及其它公益事业,多有倡议、带领之功。

陈治安:约生于清康熙年间。民国《诏安县志》言其“医法如神,活人无数。”本邑游击雷泽远的母亲腹部鼓胀数年,性命垂危。经治安诊治,服药数剂,腹虫泻尽,其病即愈。雷泽远感其救母之德,立禄位并赠联云:“修善修福,利物利人。”又有村邻小儿误吞麦须,刺中喉咙,危在旦夕,陈治安调以药,灌之立愈。因远近之人延请者日众,难以遍及,筑医馆于凤岗寮,以方便病者就医居住。贫穷者病愈归去缺少盘缠,他还为其提供。

陈毓桓:生平不详。曾遇游方和尚于凤山亭,毓桓将其引至家中,与之谈论医事,颇有见解。其父命毓桓拜此僧为师,游方和尚亦尽心传授医术。临别,陈氏赠以白金五十两,僧人去后,陈家见金子却在箧中放着,供给诸物也在。陈毓桓历试僧人所传,往往见效。有一位患者延请毓桓诊疗,毓桓见面即断其不治。邻居有人取草药疗之而愈。这位患者后来在路上遇毓桓,以此嘲笑他。毓桓凝神注视良久,说:“此必得服某草,可更活一年耳。”患者回去说给邻人听,邻人所用是秘方,奇怪毓桓怎么能说中?之后患者病情反复,家人求治。毓桓不去,说:“无济矣。”不久,果如其言。

当代,县(处)团职以上干部有:福建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暨福建煤矿安全监察局党组书记、局长(正厅级)陈炎生;湖北省检察院院长助理陈中川;武汉市江夏区区委书记陈解馨;海军快艇21支队后勤部部长陈鹏升;福建省军区财务处副处长陈旺生;漳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陈汝文;甘肃省博物馆主任陈炳应;诏安县政协主席陈福亮;漳州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陈一森、

规模企业主有福建和瑞工贸有限公司、福建恒瑞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漳州华瑞聚苯塑料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董事长陈振闽;漳州市德友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再盛;漳州嘉恒农业有限公司、漳州景盛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董事长陈鸿明;诏安县亨利实业有限公司、台州亨利电动车有限公司等2家企业董事长陈庆舟等。

企事业单位高级职称专业人员有诏安县医院首任院长陈寿三(参加过乌山革命);诏安县医院内科主医师陈顺荣;漳州五交化公司高级工程师陈济喜;诏安县中医院内科副主医师陈树鑫;诏安县中医院内科副主医师陈彧章;诏安一中高级教师陈耀祥;西门子公司高级工程师陈建平;厦门文学杂志社副总编陈中治;诏安县边城中学高级教师陈志智;诏安县深桥中学高级教师陈杰聪;诏安一中高级教师陈毅慧;漳州中线工程招标公司高级工程师陈鑫生等。

出过陈加海(解放军1412纵队战士,194812月在解放天津战斗中牺牲)、陈尖峰(乌山游击队队员,19347月在饶平县被敌杀害)2位革命烈士;陈耀波、陈汝文、陈建雄3位获省、部级表彰的先模人物。

侨台胞看知名人士有:创办泰国曼谷吉利隆房地产企业、曼谷新城社区理事长的泰侨陈保存;从事商贸经营,带领宗亲兴建曼谷谷庄陈氏祖庙“思远堂”,倡立宗亲会的泰侨陈秋林;任曼谷谷庄陈氏宗亲会理事长的泰侨陈懋强、陈成发;任曼谷谷庄陈氏宗亲会副理事长的泰侨陈奇生;任泰国北柳府陈氏宗亲会理事长的泰侨陈财发;任泰国万象府陈氏宗亲会理事长泰侨陈佳春;任新加坡诏安会馆副主席、新加坡漳州总会副主席的新侨陈秀全;计算机专业博士,美国密歇根洲大学教授陈泳等。(撰稿:黄家祥)

说明:本文撰写过程中,溪南村人、原县政协主席陈福亮先生予以不少帮助,顺致谢忱!

文章录入:诏安之窗    责任编辑:诏安之窗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 2008-2010 fjzhaoan.cn  fjzhaoan.com 老通工作室技术支持.  网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闽ICP备12023004号

        与诏安之窗负责人在线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