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诏安动态 | 诏安资讯 | 书画名家录 | 海西研究 | 图片诏安 | 雁过留声 | 海西燕石画院 | 文艺副刊 | 丹诏纵横 | 
您现在的位置: 诏安(丹诏)之窗 >> 诏安资讯 >> 诏安概况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家乡意象         ★★★ 【字体:
家乡意象
作者:黄家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693    更新时间:2013-4-16    

我的家乡诏安,在福建濒海临边处,2013年的海陆面积合1567平方千米,人口61万,与明嘉靖九年(1530年)初置县相比,面积约略当时的五分之四,而人口将近当时的30倍。作为一个建制县,诏安有着同它县大致相同的政治经历,但由于自然环境、人文积淀的差异,其个性亦较鲜明。

诏安西北连山、东南浸海,其间平原、丘陵、台地、滩涂广布,东溪、西溪蜿蜒流经域中,地方冬无严寒,夏无酷暑,雨热同期。放眼国中,如此“风水宝地”并不多。唐宋时,中原南迁汉人带来的生产技术与这里的自然条件相结合,加快了经济的进程。良好的立港条件,使得航运依海上丝绸之路而兴。置县后,诏安传统农业臻于成熟,地狭人稠矛盾渐形突出,于是更多的人驾驶风帆泛海营商,“民间糊口半资外舶”。明代贩东西二洋和清代通南北货运,带动了地方榨糖、晒盐、纺织、陶瓷等加工制造业。这种经济模式,在重农轻商、重陆轻海的封建社会,显属比较另类。清晚期至民国终的百年间,诏安的县计民生同国家命运一样败坏潦倒。新中国成立后,地方民众在共产党领导下,艰苦创业重振经济,由此兴起的“太平之风”,曾吹遍八闽大地。

改革开放以来,诏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立足本土资源,承揽外来投资,农业综合开发风生水起,经济结构逐步调整,在大农业中,粮食生产、海洋捕捞的产业比重趋降,经济作物种植、海淡水产养殖的产出逐渐增。沿分水关边贸旅游区、省级工业园区、梅岭临港工业集中区一线,构筑起招商引资、兴工促贸的走廊。进入新世纪,围绕“海西建设、漳州先行、诏安崛起”发展主线,实施“工业立县、依港兴县、项目带动、外向拉动”战略,努力变边缘为前沿,加快农业转型升级、工业提速增效步伐,全县建立粮食、水果、水产、蔬菜、禽畜、茶叶等农业基地,形成食品加工、纺织服装、电子信息、建筑建材等工业行业。2012年,全县农业龙头企业25家、规模工业企业138家。农业总产值(现价)54.8亿元,工业总产值(现价)159.9亿元,分别为1978年的78.9倍、494.5倍。

从初级农产品到加工制成品在内的食品经济,是县域经济的顶梁柱,多年来,它所创造的产值,占全县地区生产总值近2/3。诏安选育的白粉梅、八仙茶,颇得专家好评,是地方果、茶业中的当家品种。其它如乌叶荔枝、泰兴本龙眼、灰鹅、对虾、鳗鱼、牡蛎等,亦有较优良的性状。诏安不可多得的生态环境,为开发绿色有机食品提供了先决条件。在发展食品业过程中,得到国家和省市的关心和支持,先后荣获“中国青梅之乡”及红星青梅产业化国家级示范区、赤石湾国家一级渔港和金都国家科技兴海产业示范基地、城洲岛国家级海岛科研试验基地等国家级名片。随着2013年高速铁路的开通,长途大批量运输的瓶颈被突破,诏安在食品这个“日不落”的产业上,相信会有更大的作为。

诏安经济实力的逐步增强推动着城乡建设,通过旧城改造、新区开发,2012年县城建成区面积近18平方公里,为解放初的8倍。创建卫生文明县城工作成效斐然,居省级先进行列。新农村建设稳步前进,形成2个省级新农村联系点、28个市级示范村、59个县级村容整洁示范村,全县基本实现村村通水、通电、通水泥路、通电信、通电视。在各级财政的支持下,包括保险、福利、救助、优抚在内的社会保障体系逐步健全,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从1997年开始实行,到2012年共有20980人纳入低保;并实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大面积覆盖。

诏安的行政区划,先是属于粤上千年,直到唐垂拱二年(686年)置漳州之后,才归入闽,但不管属粤归闽,始终为边缘之地,天高皇帝远,地僻强梁多。置县时朝廷取“南诏安靖”之意命县名,其实并不安靖,尤其当改朝换代之际,往往别处已经烽烟已息,这里犹未消停。诏安湾、分水关作为“东南海疆门户、闽粤陆路咽喉”,素为兵家所重。诏安曾是闽粤边抗元抗清的举义之处、抗击倭寇、荷夷的战场、洪门天地会的起兴之地、福建抵御日寇入侵的前沿要塞,地方战事频仍。诏安更是原中央苏区县和红色根据地,早在1926年,就建立中共诏安支部,兴起农民运动。大革命失败后,中共闽粤边工作委员会、饶和埔诏县委和饶和埔诏县苏维埃政府机关设于诏安山区,县内不少乡村建立苏维埃政权,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如火如荼,为中央苏区粉碎敌人的军事围剿、经济封锁作出过贡献。1935年,党在乌山开辟根据地,之后闽南特(地)委在这里领导工农武装和广大民众,抵抗敌人对红色区域的一次次进攻,又将游击战扩展到敌占区,直至全境的解放。

诏安自然、人文景观相得益彰,拥有国家级森林公园乌山,国家级海洋公园城洲岛、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中共闽粤边区特委机关旧址和省级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九侯山,还有南诏镇的石牌坊群、文昌宫、城隍庙、东岳庙、许氏家庙、沈氏家庙、明宪祖祠和梅岭镇悬钟守御所城、深桥镇分水关功覃闽粤坊、秀篆镇龙潭家庙、西潭乡山河震山祖祠、西潭乡岑头威惠庙等12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乌山方圆900平方千米,山势逶迤绵延,峰峦挺拔俊秀,涧壑高下错落,雨林繁茂,云雾缭绕。其山之巅有西山岩、龙床石相向而立,周围散布着千姿百态的石阵,有的巨石独自而为高峰、平台,成峰者拔地千仞、兀立如柱;成台者方圆千尺、坦荡如砥。有的巨石堆叠而成深邃的石井、盘曲的石洞。半山有为翠峦黛崖围拱的天池,数百亩水面在艳阳照耀下鳞光闪烁。山脚下、溪流上植梅数百公顷,大寒时梅花盛开,香波雪海摄人心魄。乌山作为当年义军与蒙、满铁骑的殊死决斗场和红色革命根据地,尚存中共闽粤边区特委、闽南特(地)委机关等众多遗址故地

城洲岛孤悬诏安湾口,面积不足1平方千米,由岩岸、沙滩和99个小山丘组成,南面是东海、南海交汇处的万顷波涛。北面对着梅岭半岛的金色海滩、绿色林带,半岛上的悬钟所城周五百五十丈,环海为濠,城内果老山高峰突起,岩石嵯峨,树木掩映,历代碑刻遍布,关帝庙依山面海,秀丽庄严,城堡前面的“望洋台”叠石凌霄。悬钟城东湖野山玉屏耸翠、绿野摇波。还有腊洲山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祥麟塔,以及岭港山海滨浴场等景致。

省级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九侯山层峦迭翠,怪石嶙峋。山中有九侯禅寺、五儒书室、天开门、棋盘石、香炉石、风动石、云根石、天然桥、飞来佛、罗汉洞、松涧泉、福胜岩等18景。往上有初稽山,多奇花异草,清泉不竭,飞流成瀑。山下有亚湖,碧波荡漾,山岛竦峙,水色山光别有佳趣。

在旧城区,有一条长800多米的千年官道,长期是一邑的政治、经济、文化、朝圣中心,也是连闽接粤的通途。建县之前,这里已置有漳南道府馆,后该馆改为县署,又建典史衙署、漳南道署、游击府、中军厅、漳潮巡检司、把总衙、羁所、预备义仓及南诏驿站,寺庙、祠堂、牌坊也接踵出现。明清时有“五十步一祠庙,一百步一牌坊”之谓,堂皇壮观,光彩照人。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沧桑,至今风韵犹存,官道两边古色古香的9座寺庙、8座祠堂、8座牌坊,以及建于民国略带洋气的天然楼、中山纪念堂、公园,构成一幅不同时代建筑精华交融辉映的画卷,被专家学者誉为“高历史文化价值区”。

自唐代陈元光开发漳州,中原文化传入诏地。宋明间“五儒”治学九侯,“七贤”授徒渐山,朱熹、蔡潮、黄道周、张瑞图等硕儒亦曾在此传道。历代兴庠序、施教化,使得民风渐变、文明日昌。明清时登进士第者102名,中举460名,出过沈一葵、陈汶辉、张达、沈鈇、陈吊眼、万礼等英贤人物。新中国成立后,诏籍处、师级以上职务的政军人员、高级职称的专家学者、获省部级表彰的先模人物数以千计。当代有如全国人大彭冲副委员长、中航工业集团林佐鸣董事长、国防建设尖兵林茂光少将、中国科学院吴硕贤院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突出贡献专家徐君亮、陈炳权、沈永淦、许汉顺、沈斐敏;将军王怡汉、沈裕锋、李乌目、吴应强等。

诏安是漳州的主要侨乡、台胞祖籍地,侨台胞中出类拔萃人物,有如近代之吴世奇、田考、李庆标、游子光、林克明、翁裕、李腾芳等;现代之林碧梓、张贞、沈庆鸿、田绍熙、王流溪、黄友良等;当代则有台湾前民进党主席游锡堃、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张荣恭和国民党中常委沈庆京、廖万隆;新加坡新中友好协会会长谢镛;泰国福建会馆理事长、律师院院长高梧桐等。

诏安置县以后,散文杂说异彩纷呈,出现了一些涉及天文、地理、文学、理学、医学的佳作。古时吴朴的《渡海方程》《龙飞纪略》,沈鈇的《大学古本》、林迈佳的《环中一贯图》,田伯良的《增广病机汇论》;现代林林的杂文集《崇高的忧郁》,吴秋山的散文集《游击者之歌》等,颇得好评。一些策论文章亦颇有见地,一介布衣许福海的《乞蠲久没牛米奏疏》和退职官员沈鈇的《经营澎湖六策书》,得明代皇帝降旨褒纳。

地方诗词创作繁花似锦,宋渐山七贤和闽学宗师朱熹并陈俊卿、梁克家两位丞相等的登临觞咏,成就骚坛佳话;元初陈璧娘寄丈夫南宋都统张达的古风《平元曲》,委婉缠绵、悲壮慷慨;清光绪年间女塾师谢浣湘所作《咏雪斋诗录》,风格高骞,不同凡响;旅新诗人谢松山于抗战期间写的《血海》诗册,被再版次,人们称它是“血的诗集,诗的血史”。诏安诗坛近30年来成就斐然,全县现有中华诗词学会会员21人。地方作者以诗词、通讯、散文、论文作品参加赛事,获全国奖项者不乏其人。

书画艺术在群艺中独领风骚,名家辈出。城乡闾巷,鹤发垂髫,痴迷者颇众。现存九侯山、悬钟城等地的众多摩崖石刻及题匾,堪称宋明书法杰作。清代为诏安书画鼎盛时期,以谢琯樵、沈古松、汪志周等为代表的一批画家,在师承的基础上,揉合当时的绘画技艺,形成“兼工带写、清丽雅逸”的风格,被称为“诏安画派”。其画风影响及于闽、台和东南亚,谢琯樵成就尤著,是当之无愧的闽省画坛翘楚、台湾美术开山祖。延至民国时期,一批批受家乡书画艺术熏陶的爱好者外出深造,吸纳西洋画和大陆新画风,成就显著。新中国成立后,地方艺术氛围更为浓郁。老中青知名书画家为数众多,书画作品参加全国比赛,屡获殊荣。诏籍书画家林林为中国书协副主席,沈福文、沈柔坚为中国美协常务理事,沈耀初被列为台湾十大艺术家之一,沈福文被誉为中国漆艺革新大师。1993年,诏安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书画艺术之乡”。全县现有中国书法家协会、美术家协会会员共22人。

诏地在远古时居住着被称为“蛮獠”的畲瑶部族。由于唐初闽粤边的“蛮獠啸乱”,引致中原府兵奉旨前来平乱靖边、开屯建堡。这些负有双重使命的军人,一部分就驻扎在漳属的南诏行台。将士有的从河南固始老家携来眷属,有的与少数民族妇女通婚,在平原一带安家落户,而余存的土著则避居山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后入迁的“河洛人”和“客家人”成为地方人口主要构成,畲瑶民逐渐被同化。河洛人和客家人同属汉族民系,根基同在以河南固始为主中原地区。这样,中原地区的语言、风俗、文学艺术、礼教信仰就被带入诏安。由于时代变迁、环境不同,加之承受漳潮两面的影响,因此,既有所保留,也有所变异、增添。

保留较好的例子,有如中原地区中古的音素和词汇,中原本土因受北京“官话”影响,古今语言已发生较大的蜕变,倒是诏安这块偏远之地,还鲜活地保留着。被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再比之诏安的“河洛话”和“客家话”,前者比后者更接近中古唐音,这是离开中原的时间有早有晚使然

对照新编《固始县志》记载,当地“祀神庙、行神道、祈晴求雨、焚香跪拜、迎神赛会、演戏修醮”等仪俗,与诏地大同小异,只不过诏安的神祗阵容更为庞杂,海、陆正统神祗乃至开漳功臣神系兼而有之。开漳功臣如陈政、陈元光、沈勇、许天正、马仁、李伯瑶、欧哲、黄世纪、林孔著、胡贤、张伯纪、朱秉英、涂光彦、薜武惠、洪有道、孙梁文、何嗣韩和姓徐、姓肖、姓董的等。或被族姓奉为太始祖,或被民众视为保护神,千百年来,建庙立祠,祭祀不绝,其中沈勇后裔抬太始祖“巡安”活动,一年一度持续整整4个月,遍及沈姓的70多个村庒,堪称中国之最。其他如县城北关一带的唱鼓歌、抬贡王等,也属相关的纪念活动。1985年,省考古队与厦门大学人类学系联合组织在诏安搞文物普查,单南诏傎旧城区内就有各种庙宇50多座、祠堂近90座。

变化较大的,有如民间文艺、行业习俗和衣食住行、婚丧喜庆等方面。诏安的民间文艺多姿多彩,起于明末清初的闽南四平戏、正字戏、外江戏、潮剧,曲目丰富,韵味无穷,布袋木偶戏、铁线木偶戏亦有其创造性,被诏安人传之台湾。灯谜独具一格,蜚声谜坛,那富有诗韵的谜文,考究的书写和精工篆刻的图章是为三绝,犹如一件艺术品,每场谜会必设的“灯猜头”和“灯猜尾”,在全国谜坛绝无仅有。地方民歌有畲歌、客家山歌、洗佛歌、龙船鼓歌、小调、锦歌、佛曲、儿歌等。著名学者林林感慨地说:“读了那些歌谣,乡土气息十足,觉得很亲切,如同回到家乡,和乡亲们在一起。”1957年,福建省举办民间舞蹈观摩演出我县参演的洗佛歌《十二月花》、龙船鼓歌《祭江歌》和两首畲歌均获节目奖、演出奖、演员奖。前两个节目代表福建参加全国会演又双获演出奖。其他如民间器乐中的古乐、潮乐、四平锣鼓、中军乐和工艺美术中的漆艺、木雕、角雕、根雕、嵌瓷、抽纱、刺绣等,亦颇具艺术特色和欣赏价值。地方古乐演奏曾参加省内外以至全国性的艺术交流,由已故张永固先生为代表的“张家筝”对闽筝艺术的传承起了重要作用,被公认为中国十三位古筝艺术家之一。

诏安菜肴山海皆备,作料丰富多样,加之对闽南、粤东烹调技艺的兼收并蓄,得以独树一帜。名菜名点数百种,传统筵席一般为四炒,四烹、十六碗、四点心、一火锅。特色点心“和合包”举国无双,以其造型和寓意为婚喜、寿诞、宴席必备的一道名点;“猫仔粥”以其鲜美的风味让人百吃不厌。普及于家家户户的“功夫茶”,从茶叶的采制、贮存、用量和茶具的选择配置到用火、侯汤、冲饮的技艺、礼仪等,亦有所讲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这一方水土这一方人,告别了过去的风云岁月,正怀揣着新美的梦想走向未来。

文章录入:诏安之窗    责任编辑:诏安之窗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c) 2008-2010 fjzhaoan.cn  fjzhaoan.com 老通工作室技术支持.  网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闽ICP备12023004号

        与诏安之窗负责人在线交流